不止于聆听 | 秒针系统SINGER发布

发布时间:2016-11-28

2016年12月24日 星期六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韩九义,请回来带儿孙认祖归宗

  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

  

  54年前,他将妻子和儿子留在海南省澄迈县来到长春,从此与家人天各一方。“我奶奶已经81岁了,她想趁自己有生之年找到我爷爷,好让我和爸爸能认祖归宗。”22日,海南省海口市市民陈宗意致电本报,求助寻找可能在长春生活的爷爷韩九义。

  

  54年前他撇家来长春后失联

  

  陈宗意的爷爷名叫韩九义,奶奶名叫黄春荣,原居住地在海南省澄迈县。

  “我奶奶说,爷爷15岁参加革命,曾任澄迈县青年团的团委书记,他25岁那年和她结婚,婚后第二年生下我父亲韩海清。”陈宗意说,“1962年的一天,我爷爷突然说要去长春执行任务,不能带家属,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就走了。”

  据黄春荣回忆,韩九义离家前曾说会写信回来,可是一连几年都音信皆无。由于丈夫生死不明,加之生活所迫,黄春荣无奈之下选择了带着孩子改嫁。因再嫁的丈夫姓陈,便将儿子韩海清改名为陈有清。

  “我父亲20多岁的时候,有一天突然接到了爷爷从长春寄来的信,信中说他在长春也组建了家庭,娶了一位名叫王玉芬的女子,还生下一对儿女,男孩名叫韩力年,女孩名叫韩丽娇。”陈宗意说,此后的几年,爷爷与父亲还有海南的其他家人均保持书信联系,但是从来没有回过海南,“我出生以后,我父亲曾经将我的照片寄给爷爷看,爷爷曾在回信中说看到孙子的照片非常高兴。”

  

  白发老人欲寻前夫带儿孙认祖归宗

  

  韩九义与家人的通信往来很少,一两年写一封信,信里从未提及过自己的工作状况和身体状况。

  “通信的地址一共有两个,起初是‘长春市民空路44号’,后来是‘德惠县胜利一委(地方戏团)第五组’。我父亲往这两个地址寄信都得到过回信。”陈宗意说,在他一两岁大的时候,爷爷第二次与家人失联,不仅没有来信,就连父亲寄出去的信也都如石沉大海。

  2015年10月初,独自一人住在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大坡镇亭竹村的黄春荣为了躲避台风到亲友家暂住,没想到在她离家的日子里却错失了与前夫取得联系的重要机会。

  “那场台风过后,我奶奶回到家里,村里人说有一名年轻男子来找过她两次,说是从吉林省长春市来的。”陈宗意说,村里人鲜少有人知道奶奶是改嫁的,对该男子的造访也不理不睬,“该男子受到冷遇,没有留下什么话便离开了。”

  这名长春男子的出现激起了黄春荣寻找前夫韩九义的念头,她隐约猜到韩九义仍然在世,而且想寻找他的儿子和孙子。

  “我的年纪大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本是韩家的子孙,应该找到你爷爷,让你们认祖归宗。如果我不在了,可能很难找到你爷爷了。”黄春荣立即打电话让陈宗意在网上刊登了寻人启事,可是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韩九义,今年83岁,海南省澄迈县人。1962年至1991年期间曾在长春市和德惠县居住,妻子名叫王玉芬,儿子名叫韩力年,女儿名叫韩丽娇。如果您认识他们,请拨打本报新闻热线电话:89866777。

  

  血脉的呼唤

  本报评论员 王者东

  世界上,有一种渴望是明知道世间有一位亲人存在,却欲近不能,像独对一个缥缈影子一样。

  他和爷爷,一个居于椰风海韵的海南岛,一个居于冰天雪地的吉林省,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南海北。千里遥,万里阻,挡不住的,是涌动在血脉里的那份亲情的呼唤。

  陈宗意尽管已经不再随爷爷韩九义的姓氏,但他知道自己身体里流动着韩氏家庭的血。他想见到把父亲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人,他想寻根,于是他致电本报求助寻祖。这种本能的人之常情,朴素而单纯,存在于每一个人身上。

  不知道看到寻亲报道的读者会怎么想,反正笔者为这一片来自血缘的找寻所动容,看完鼻子有点儿酸。现在是网络信息时代,寻亲的渠道大大拓宽,但愿有更多的人为这份亲情所感动,但愿更多的人留心一下自己的身边,也许只是轻轻一瞥、稍微一留心,就能帮上陈宗意,让亲情跨过海峡相聚在一起,让一个孙子能回到83岁的爷爷身边。

  爷爷韩九义,你听到了吗?看到了吗?

  从2015年3月至今,《长春晚报》推出品牌栏目《寻亲记》已有一年多,帮助寻人者刊发100余篇寻亲稿件,成功替数十人寻找或联系到失散的亲朋。

  你可知亲朋离散的痛苦、生命找不到根的飘摇、失去爱子的撕心裂肺、仰望苍穹喊妈妈的凄苦?请大家主动转发寻人者的寻亲消息,帮更多人圆寻亲梦,尽管联系我们,寻亲热线0431-89866777,或许这里将给您带来温暖。

  • 网站地图